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 » 行业资讯 » 正文

范文仲:金融大航海时代,科技是桨、价值观是舵、制度是压舱石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9-12-02  浏览次数:2
核心提示:12月1日,由瞭望智库、财经国家周刊主办的第四届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在京举办。北京金控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范文仲出席论坛并发

12月1日,由瞭望智库、财经国家周刊主办的第四届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在京举办。北京金控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范文仲出席论坛并发表题为“金融大航海时代:科技是桨,价值观是舵,制度是压舱石”的主旨演讲。

他提到,当前人类已经开启了金融创新的大航海时代。在这个时代,随着社会核心经济资源转变为信息和数据,中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大幅提升,以及国内信息技术领先对金融的推动力,中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新机遇。

他指出,在金融大航海时代,科技是“桨”,价值观是“舵”,制度是“压舱石”。要想借助新机遇实现新发展,一定要抓住科技推动力,树立正确的核心价值观,完善制度建设,中国金融的大船才能够行稳致远。

以下为演讲实录:

谢谢聂博士的介绍。数字王国算不上,北京金控集团还是一个创新的、刚刚起步的企业,今天非常高兴能够受邀请来参加新金融论坛。我觉得这个题目也非常贴切,我们现在正处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金融业现在处的历史环境不再是一个周期的收缩期或者扩张期,而是处在历史的跃迁期(Transition period)。今天借这个机会跟大家分享一下个人的几点感触。

一、就时代背景而言,人类已经开启了金融创新的大航海时代

我们现在正处在各个金融机构,甚至不光是金融机构,还有科技公司等千帆竞发、百舸争流的竞争时代。在人类上一次十五、十六世纪的大航海时代中,中国在竞争中相对来讲是失败的,西方的企业、国家以及整个社会,在理论创新、技术创新、制度创新和模式创新等方面获取了全面胜利。因此出现了中外文化、经济发展的大分流。很多的仁人志士扼腕叹息,在上一次大航海时代当中,我们的结局、结果是不尽如人意的。在这一次新的金融大航海时代的竞争中,我们认为中国面临新的机遇。

第一个原因,现在的社会核心经济资源已经从原来的土地、人口、能源、矿产转化为经济、数据和信息。中国社会现在数据和信息量在全球是非常大的,所以在数字经济的新时代,中国是一个资源大国。

第二个原因,现在国家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大幅提升。刚刚结束的十九届四中全会也认真探讨了中国未来的发展方向,探讨了我们如何来进一步提高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。在这个层面上,我们的制度是具有巨大优势的。

第三个原因,在金融科技领域的竞争中,中国有信息技术领先上的优势。金融是建立在信息和信心基础上的特殊行业,中国在这一轮的信息技术上的领先,将会显著地改变金融发展业态和商业模式。未来金融创新中中国走在世界的前列是完全可能的,大家要有信心。

二、在本轮金融大航海时代,科技是“桨”

在上一轮历史的大航海时代当中,西方的成功是因为其掌握了航海科技。但其实很多起源于中国,像指南针、造船技术等,我们曾经一度在历史上是领先的。第三个就是运用火炮火药等武力技术的能力。西方在这方面获得了竞争的优势,使得在传统意义上的优势,比如国家面积大小、人口多少、财务贵贱等都不再重要,而技术、制度、模式非常重要。

那么在未来,什么是机构的竞争力?对一个金融机构来讲,过去的资产规模、分支机构数量,业务市场占有率大小都不再是未来的竞争力,而对未来趋势变化的洞见和把握这种趋势的能力才是竞争的基础。对一些商业机构来讲,金融机构和互联网公司将没有差别,未来竞争力体现为,第一个是获客能力,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;第二个是了解客户的能力,对客户的画像是否全面精准;第三个是在此基础上为客户提供所需要的产品和服务的能力。在这个层面上来讲,互联网公司和金融机构没有区别,卖菜、卖衣服跟卖理财也没有区别,只不过金融机构需要持牌经营。但牌照其实只是一层纸。如果具备了这些核心竞争力,短时间之内就可以成为非常有竞争力的超大型的金融企业。

对于国家来讲,什么是核心竞争力?我们认为在未来,一个国家和地区的金融基础设施的完善程度就将是核心竞争力。像现在中国的高铁、高速公路,整个道路桥梁的建造能力,推动了中国这40年来发生了奇迹般的增长,在未来对于数据的搜集、处理、应用的平台就是核心的金融基础设施,这些基础设施的完善程度就是国家的竞争力。我们认为这种核心的金融基础设施应该是由政府来设计规划,由市场、机构、科技公司共同来开发建设,由具有公信力、公益性的机构、企业来运营,由社会大众、中小微企业和千家万户来共享。

三、在本轮金融大航海时代,价值观是“舵”

如果只具备了非常强大的技术能力,但是没有把它用在正确的方向上,社会最终会受损,而不是获利。我非常同意刚才外管局孙局说的,我们要讲“人为本”,要不忘金融的初心。那什么是金融的初心和使命呢?金融的初心就是提高整个社会经济资源的分配能力,通过跨时间、跨空间两个维度来分配社会经济资源,让每个百姓有更多的经济选择,让未来整个社会有更多的产品和服务,让整个社会的福利边界,即“帕累托最优边界”能够上升,这是金融的初心和使命。好的金融活动能够扩大这个福利边界的,坏的金融活动是在这个边界中自己分割一大块,别人分割一小块,甚至缩小这个边界的。所以北京金控集团作为初创的企业,我们认为普惠金融既是我们的出发点,也是我们的目标。我们正在着力解决企业融资中的问题、家庭理财中的雾霾度问题,和百姓生活的便利问题。我们认为这才是金融的出发点。

四、在金融大航海时代,制度是“压舱石”

我们要对数据都存有敬畏之心,应该非常清楚地能够界定数据的所有权、使用权、管理权、收益权的“四权”关系,要在实际运用过程中把握使用的便捷性、数据的安全性跟主体的隐私性的“三性”平衡。在这个基础上,一定要建立一套完善的管理制度。所以我们认为整个金融创新始于数据、兴于技术,但成于制度。

最后一句话总结,作为一个金融企业,我们在试图更加深刻地理解当前的时代特征和大变局、强竞争的时代背景。要想全面把握住这个机遇,一定要把握科技推动力,树立正确的核心价值观,完善制度建设。只有在此基础之上,在此次金融大航海时代,我们这条大船才能够行稳致远。

信托公司排名https://www.pixiuvip.com/xintuogongsi/

 
 
[ 资讯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
 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